《PowerPoint Is Evil-邪恶的屁屁痛》

作者:  //  2010 年 7 月 8 日  //  PowerPoint  //  没有评论

邪恶的PPT

《PowerPoint Is Evil》,是美国视觉大师爱德华.塔夫特(Edward Tufte)在2003年9月份的《连线》杂志中刊登的一篇文章。塔夫特对PowerPoint有非常独到的见解。他把PPT比作一种广泛使用且价格昂贵的处方药:承诺的药效很好,其实倒不尽然。而且有经常性的严重副作用:引发痴呆、让每个人变得无趣、浪费时间、降低沟通的质量与可信度。(这些副作用,如果是其他产品的话,足以导致一次全球范围的产品召回。)


塔夫特认为PPT虽然有利于演讲者更好地组织自己的发言,但对演讲者的便利,是以牺牲内容、受众为代价的。标准PPT演示把形式提升到比内容更重要的地位。原来在IBM之类的公司和军队的演讲使用投影仪列出的要点,在PPT出现后,这种形式变得泛滥,演讲者随时都在向受众射出强有力的要点,这种攻击型的风格建立了一种凌驾于受众之上态势。

一个PPT页面通常有40个字,也就是占用大约8秒的阅读时间。每一页信息如此之少,要阐述清楚一个问题就需要很多页面。受众由此就需要忍受无休止的连续页面,一张又一张。而信息逐渐堆积起来,就很难去理解前后整体的含义及相互之间的关系。

塔夫特认为,视觉推理一般是在相关信息放在一起时更有效。一般地,细节越密集,清晰度和可理解性就越高。这一点尤其适用于统计数据,其基础的分析行为就是做比较。

关于这一点,塔夫特给了一个特别有趣的例子:

一张关于癌症患者与非癌症患者的同期存活率对比的表。196个数字和57个词,就描述了24种癌症的存活率和标准差。

而用PPT模板来做这张漂亮、直观的表,就会变成一个分析灾难。数据爆炸成为六页独立而杂乱的页面,占据了相当于表格2.9倍的空间。这些花哨、无关的图表到处都存在问题:编码的图例、没有意义的颜色、印上LOGO的品牌。它们无法进行对比,无视内容和证据,缺乏数据性到了几乎什么也没有说的程度。如果用于重大目的(如帮助癌症患者评估他们存活的几率),这些数据图表会造成的结果是灾难性的。

塔夫特对这种“图表垃圾”颇为不满,作为数据与信息视觉化的专家,他认为演示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内容的质量、相关性和完整性。如果你的数字令人感到无聊,那么你就是使用了错误的数字。如果你的文字或图像没有点题到位,让它们带着颜色来回跳动也不能让它们变得相关。受众不感兴趣,通常是内容的失败,而不是装饰的失败。
塔夫特认为PPT风格常常就像一出学校话剧——哗众取宠、节奏缓慢、形式简单。

塔夫特在文章最后的提醒值得每个PPT使用者深思,他认为PPT是出色的页面管理器和投影仪,但我们要注意避免让它成为演讲的替代者,PPT只是起到辅助演讲的作用,而演讲最重要的原则就是:尊重你的受众。

当然,塔夫特并非真正认为人们需要完全摒弃PPT,他只是在提醒人们,如何摆正PPT与演讲者的关系,如何避免PPT可能造成的问题,如何能够更好地发挥PPT的作用。他本人在发表《PowerPoint Is Evil》这篇文章之后,也陆续写了一些关于PPT的研究文章,如《PPT的认知风格》等。

关于作者

Ms Office爱好者,仅仅就是一个懂得高效偷懒的伙计,但绝对不是属于Office软件的骨灰级玩家,相对注重实用。比较热衷数据可视化,当然这个爱好中忒注重视觉的部分,和我的工作基本无关,但就是喜欢。

查看所有 的文章